1. <nav id="4croc"></nav>
      2. <span id="4croc"></span>

        <li id="4croc"></li>

        長江有色金屬網 > 資訊首頁 > 研究報告 > 雙碳政策對電解鋁中長期供應影響解析

        雙碳政策對電解鋁中長期供應影響解析

           來源:

        2020年我國承諾將在2030年前實現碳排放達峰,并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自此減碳步伐加速。由于中國經濟增速仍遠高于發達國家,能源需求尚未達峰,碳達峰的完成時間緊迫、挑戰巨大。

         

        報告摘要

         
        走勢評級:鋁:震蕩
        報告日期:2021年12月1日
        ★我國雙碳序幕拉開,電力部門減排是重中之重:
        2020年我國承諾將在2030年前實現碳排放達峰,并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自此減碳步伐加速。由于中國經濟增速仍遠高于發達國家,能源需求尚未達峰,碳達峰的完成時間緊迫、挑戰巨大。
        中國碳排放的最大來源是電力行業,第二大碳排放來源是工業與制造業生產活動,二者合計貢獻了中國70%-80%的碳排放。在“十四五”期間,電力行業部門減碳是重中之重。
        2021年雙控與限電造成了電解鋁供應端極大的擾動,運行產能大量減產的同時新增以及復產產能也大規模推遲通電。雙控與限電的原因有疫情等部分階段性影響因素,但其背后雙碳政策的重要推動更不容忽視。
        ★雙碳政策在中期將持續限制電解鋁供應增長:
        電解鋁生產過程中其他環節的排放較電力環節的排放可忽略不計,電解鋁行業在國內碳排放體系中可以近似等價于電力行業。根據十四五規劃中202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8%要求測算得出,十四五期間國內火電排放的增速理論上應限制在1.4%之下,同時新能源發電增速及占比要進一步提升。限制國內火電發電增速等同于限制電解鋁潛在供應增速,十四五期間雙碳政策的持續推進或將在中期限制電解鋁產能的有效釋放。
        此外,電解鋁對電源可靠性、安全性要求很高,當新能源發電裝機占比提高后,對電網的整體穩定性將形成不利影響。這對電解鋁產能釋放形成較大的影響。中性假設下2022年供應壓力整體不大,預計在1%左右。2025年之前雙碳政策都將抑制電解鋁供應增長,并延緩產能天花板到來的時間,相當于在中期重設了一個隱形的天花板。預計中長期電解鋁供應將繼續延續低增速,鋁價受此影響價格中樞有望上移。
        ★風險提示:
        雙碳政策方向大幅調整。

        報告全文

         

        1

        碳達峰、碳中和概念及全球發展歷程

         
         
        2020年9月22日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上,習近平主席承諾中國將在2030年前實現碳排放達峰,并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工作的一項重大進展,顯示了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承擔起全球領導力的決心。中國能夠在2060年前,甚至有可能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并全面發展成為一個發達經濟體。自此中國減碳工作正式進入加速階段,全球“雙碳”概念興起。
        圖片
        碳達峰:是指我國承諾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長,達到峰值之后逐步降低。
        碳中和:是指企業、團體或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然后通過植物造樹造林、節能減排等形式,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
        全球雙碳歷程:雙碳概念盡管從去年開始大熱,但其全球范圍內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至1992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公約》要求發達國家限制溫室氣體排放,同時對發展中國家進行履行義務費用補償。隨后2007年《京都議定書》一期承諾在2012年到期后如何進一步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2015年《巴黎協定》對2020年后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作出了統一安排。2020年中國做出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的承諾。
        圖片
        國內雙碳歷程:2015年習總書記在《巴黎氣候大會》上提出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十三五重要內容。2020年中國的雙碳政策全面提出。2021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落實2030年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十四五時期”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別降低13.5%、18%。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達到70%。扎實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各項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加快建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提升生態系統碳匯能力。
        圖片

         

        2

        全球碳排放現狀及減碳目標

         
         
        全球能源系統中,一次能源是能源消費的最主要來源。根據《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的統計,2020年全球的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556.6艾焦耳,增長率為-4.5%,二氧化碳排放量為31983.7百萬噸,增長率-6.3%。中國的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145.5艾焦耳,增長率為2.1%,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費量的26.1%。二氧化碳排放量為9893.5百萬噸,增長率為0.62%,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0.9%;美國的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87.8艾焦耳,增長率為-7.7%,二氧化碳排放量為4432.3百萬噸,增長率為-11.5%。中國在全球能源消耗與排放中占比最高,能耗與排放增速仍處于高速增長階段,增速遠高于多數發達國家,即便與某些發展中國家做對比,能耗與排放增速也明顯較高,這與我國日益提升的綜合國力以及國際地位不符,未來中國減排工作壓力很大。
        圖片
        圖片
        英國、德國、美國和日本分別在20世紀70年代初、20世紀70年代末、2007年與2013年實現碳達峰,目前歐洲、美國和日本的碳排放量均較峰值有明顯的下降。我國碳排放與其他各國家相比尚處于碳達峰目標的不同階段。相較于美歐等發達國家,中國所宣布的碳中和實現時點要晚10年為2060年,但歐美發達國家從碳排放達峰到承諾的碳中和之間,所用時間比中國長(多在40-60年之間),而中國從碳達峰到碳中和之間只有三十年的時間,因此任務會更加緊迫,也會面臨著更大挑戰。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中國經濟增速仍將遠高于發達國家,這意味著能源需求尚未達峰,這也為碳達峰的完成提出了更高的挑戰。
        圖片
        圖片

         

        3

        國內碳減排路線規劃

        根據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的研究,中國碳中和目標的完成主要需經歷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盡早達峰,該階段以化石能源總量控制為核心,爭取實現2028年左右全社會碳達峰,峰值控制在109億噸左右,能源活動峰值為102億噸左右。2030年碳強度相比2005年下降70%,提前完成及超額兌現自主減排承諾。第二個階段是快速減排階段,2050年前電力系統實現近零排放。2050年全社會碳排放降至13.8億噸,比碳排放峰值下降約90%,人均碳排放降至1.0噸。第三階段是全面中和階段,以脫碳和碳捕集、增加林業碳匯為重點,能源和電力生產進入負碳階段,到2055年左右實現全社會碳中和。2060年通過保持適度規模負排放,控制和減少我國累積碳排放量。
        圖片
        圖片
        中國碳排放的最大來源是電力行業,以火電為主的電力部門目前約占社會總排放量的40%。第二大碳排放來源是工業與制造業生產活動,其與電力部門合計貢獻了中國70%-80%的碳排放。因此中國在“十四五”期間,重點部署了電力行業與工業與制造業的減碳路徑。
        電力部門具體要求是在發電側提高光伏、風電等清潔能源裝機量,在輸電側構建智能電網與能源互聯網,加快清潔能源同步并網,在用電側加快工業用電取代煤油氣,提升清潔能源消費。
        工業與制造業生產活動方面,“十四五”前期鋼鐵、建材、石油化工等重點排放行業需調整產業結構、完成綠色低碳創新技術、碳排放交易等。尤為關鍵的是持續優化能源結構,顯著提升了可再生清潔能源在發電總量中所占的比重。
        圖片

         

        4

        電解鋁行業供應步入低增長階段

        縱觀2000年以來中國的電解鋁供應增長,主要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00-2008年),該階段為電解鋁高速增長階段,電解鋁供給年復合增速高達21.9%。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隨著國家對外開放度提升,國內工業快速發展。電解鋁行業在此期間也快速發展。隨著技術瓶頸的突破,國內電解鋁產量在此期間迅速增加。由于當時政府還沒有對原鋁的出口加征高的關稅,因此在此期間原鋁曾大量出口。中國電解鋁表觀消費增速同樣強勁,地產和汽車板塊均出現快速增長。
        第二階段(2009-2016年),該階段為電解鋁中速增長階段,電解鋁供給年復合增速下降至11.6%,但仍為較高水平。這段時期,民營企業在新疆、山東等地憑借自備電廠的優勢顯著降低成本,從而加速擴張。在此期間消費端得益于巨大的財政刺激,也有不錯的表現,但供給側產能的惡意擴張造成行業嚴重的產能過剩,行業平均利潤長期維持低位。
        第三階段(2017年至今),2017年開始中國電解鋁供應進入低速增長階段。標志性事件是2017年的供給側改革。電解鋁供給側改革直接查處了大量違規產能,同時對合規電解鋁產能天花板做出明確規定為4450萬噸。供給側改革施行的原因是政府考慮到電解鋁是高能耗產業因此決定對違規產能進行整治,同時對總產能進行限制。這與2021年雙碳政策對電解鋁供給的調控思路總體上是一致的。
        圖片
        今年電解鋁行業利潤顯著修復,單月平均利潤一度高達6000元/噸。在暴利的驅動下,按照過去的經驗電解鋁產能將大量釋放。但今年國內供應的增速遠低于市場預期。根據我們的測算,2021年國內電解鋁產量增速約3.5%左右。年初以來國內電解鋁新投產能73.5萬噸,主要集中在上半年,下半年幾乎沒有新產能釋放。與過去幾輪電解鋁產能釋放周期不同,今年電解鋁復產產能投產數量(100.5萬噸)高于新投產能(73.5萬噸)。值得注意的是新投產能多集中于過去成本較低的區域,復產產能卻都是過去的高成本省份,這反映了成本并非本輪電解鋁供應釋放的主要影響因素。另外今年電解鋁的減產產能數量巨大,全年累計預計將到達417萬噸。自從二季度電解鋁行業運行產能持續降低,同時涉及減產的省份也逐步擴大。
        今年影響國內電解鋁供應增長的因素主要有兩點,其一是雙控,其二是限電。
        雙控:雙控政策最早于年初便開始對電解鋁供應形成影響,內蒙由于去年的雙控沒有達標,因此一、二季度開始壓減產能。隨后雙控影響擴散至全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在8月份例行新聞發布會表示,“近日發改委印發《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從能耗強度降低情況看,今年上半年,青海、寧夏、廣西、廣東、福建、新疆、云南、陜西、江蘇9個?。▍^)能耗強度同比不降反升,10個省份能耗強度降低率未達到進度要求,全國節能形勢十分嚴峻。文件要求,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的9?。▍^),對所轄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的地市州,今年暫停國家規劃布局的重大項目以外的“兩高”項目節能審查,并督促各地采取有力措施,確保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目標特別是能耗強度降低目標任務。”
        《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完成情況晴雨表》中,能耗強度降低進度目標一級預警的省份中青海、寧夏、廣西、福建、新疆、云南以及陜西這7個省份是電解鋁主要生產區域,目前各省運行產能占全國總運行產能比例分別為6.6%、3.0%、6.4%、0.2%、16.4%、7.8%、2.4%,合計1667.9萬噸,占比42.6%。文件公布后,多數一級預警省份對電解鋁企業做出減產要求,盡管減產幅度不及預期,但涉及數量總體較大。
         
        限電:今年由于國內電力供應不足,造成了電解鋁供應的大量壓減,主要涉及的省份是云南、廣西和貴州。這個三個省份均由南方電網負責輸電。三省電力供應來源主要以火電和水電為主。其中廣西、貴州的水電占比為30%左右,而云南則高達81%。今年由于火電電煤供應不足、水電降水不及預期,又承擔了較重的西電東送任務,這造成了三省電力供應增速受限。同時需求端各省用電持續高增長,供需錯配造成了三省供電緊張的局面。限電造成了電解鋁運行產能的大量壓減,同時由于這幾個省份也是國內電解鋁新增產能的主要區域,因此也大大延緩了新增產能的投放進度。
        雙控與限電造成了今年電解鋁供應端極大的擾動,運行產能大量減產同時新增以及復產產能也大規模推遲通電。雙控與限電的原因,有疫情等部分階段性影響因素,但其背后雙碳政策的重要推動不容忽視,雙碳或將承接供給側改革對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電解鋁供應造成重要影響。

         

        5

        雙碳政策將顯著影響電解鋁中長期供應釋放

        雙控和限電對2021年電解鋁供應造成顯著的影響,其本質上是“碳中和、碳達峰”的作用結果。雙碳政策也將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繼續影響電解鋁供應。電力行業目前是中國碳排放的最大來源,因此后續針對電力行業的減碳也將是重中之重。電解鋁是高能耗行業,生產1噸電解鋁要消耗約13500度電,使用火電生產1噸電解鋁總計二氧化碳排放約13噸,如果采用水電等新能源發電則會將二氧化碳排放顯著降低至1.8萬噸。目前國內電解鋁生產主要以火電為主,電解鋁生產過程中其他環節的排放較電力環節的排放可忽略不計,因此電解鋁行業在國內碳排放體系中可以近似等價于電力行業。
        2021年3月《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落實2030年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要求“十四五時期”,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別降低13.5%、18%。以下我們根據報告中202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8%要求,來粗略預測未來火電發電量增速、新能源發電量增速、以及發電結構比例。
        根據BP的數據,2020年中國CO2排放量為98.9億噸,2020年中國GDP為101.6萬億元。則2020年中國單位GDP CO2排放量為0.09738kgCO2/元。如果達到202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8%要求,則2025年中國單位GDP CO2排放量為0.0799kgCO2/元。參考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的預測“十四五”期間我國經濟年均增速中性假設下為5.5%,則預計2025年GDP為132.8萬億元,2025年中國全社會CO2排放106.0億噸CO2。即得2021-2025年中國CO2排放量的平均增速為1.4%。由于電力部門承擔了最重的減排任務,因此2021-2025電力行業排放增速理論上應限制在1.4%之下。水電等綠電的排放可以近似為0,所以對于十四五期間國內火電排放的增速也應限制在1.4%之下。考慮到十四五期間,我國經濟增速5.5%的前提假設,根據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的預測,2021-2025年總發電量增速要達到4.4%,因此在火電發電量增速受限的背景下,綠電的增長需要維持較高增速,即綠電發電量占比也要逐步增加。
        目前國內電解鋁生產仍主要以火電為主,水電比例僅占到16.3%。限制國內火電發電增速等同于限制電解鋁潛在供應增速,因此十四五期間雙碳政策的持續推進或將在中期限制電解鋁產能的有效釋放。而新能源的比例的提升,能夠部分彌補國內火電的不足,但其穩定性不足的缺點也會對電解鋁企業的供應穩定造成一定影響。

         

        6

        能源結構調整將抑制電解鋁供應增長

        目前國內發電以火力發電為主占72.5%,綠電(風力、水力以及光伏)占比23.9%。2020年之前國內火電發電增速總體持續走低,至2020年已經降低至2.2%,但疫情后隨著國內制造業出口的大幅度增加,總用電量增速大幅上行,這也帶動了國內火電產量增速大幅超出預期,2021年1-9月國內火電發電量累計增速為12.9%。過去幾年國內綠電產量保持較快增速,尤其光伏和風電增速維持在兩位數以上,由于水電體量較大,發電量增速較低,受此拖累過去幾年綠電總發電量增速維持在8%左右。上一章提到,根據雙碳政策十四五規劃要求,國內未來五年內,火電發電量增速理論上需控制在2%以下,同時綠電增速需提高至10%以上。因此國內發電結構轉變節奏將會加速。
        2020年國內水電、風電以及光伏新增裝機容量較2019年明顯加快,分別增加1212、7238以及4875萬千瓦。2021年隨著雙碳相關政策加速提出,國內各個省份均出臺了力度較大的綠電支持政策。綠電裝機容量增速明顯加快,僅1-9月的水電、風電以及光伏裝機量已經超過去年全年水平,總計14657萬千瓦,同比去年增10.0%。但1-9月的水電、風電以及光伏發電量僅比去年增7%??梢姽夥鼘嶋H發電量與裝機量并不匹配。由于綠電本身的特性,在未來能源結構調整過程中可能出現如下問題。
        首先,綠電機組可用小時數受天氣影響大。2021年1-9月國內水電發電設備可利用小時數同比降3.5%,風電可利用小時數同比增5.9%。從往年經驗來看,水電和風電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不同年份之間差別較大,比如今年云南地區二季度汛期降水低于往年同期,造成當地水電供應不足,從而影響了工業用電,電解鋁企業大量停產。近幾年全球極端天氣頻發,對綠電供電形成調整,尤其當綠電比例持續上升后,受到惡劣天氣影響的影響更大。
        其次,風電和光伏發電穩定性不足。目前國內水電站的建設趨于飽和,同時水電對環境的影響也有一定爭議,未來能夠新建的水電項目有限。核電受限于安全性,也不適合大規模發展,生物能、地熱能以及潮汐能等總發電量較低,后續實現我國發電結構調整的合理路徑只能是是大規模發展光伏和光能。云南電解鋁產業的發展已經證明水電能夠作為供電主體為電解鋁企業使用,但光伏和風能能夠并網為電解鋁企業使用的比例從目前的情況看仍然較低,主要是由于發電不穩定。國內光伏發電時間占每年的五分之一至六分之一,風能約占到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同時因為風能和太陽能是沒有辦法預測的,因此這種非穩定電源占比超過一定比例就會使電網不穩定,有大面積停電的風險。
        解決綠電發電不穩定的問題主要需要從儲能和智能電網兩方面著手。
        儲能系統調配,即要削峰填谷,將一天當中不同時段、不同季節的高發電量進行電量存儲,然后在低發電量時段進行電量釋放。目前可行的儲能技術有以下幾種:
        第一,抽水蓄能,即用電低谷時通過電力將水從下水庫抽至上水庫,用電高峰再放水發電,彌補綠電存在的不穩定性短板。但抽水蓄能在電力系統中占比較小,難以有效滿足綠電大規模高比例發展的需求。
        第二,用燃氣或燃煤電廠補償季節性綠電發電不足。在綠電相對低滲透率的背景下,可以用燃氣或火力發電來彌補綠電季節性發電不足的問題。2020年國內新基建加速發展,部分特高壓投產,某些地區煤電的定位已經逐步由主體電源向基礎性電源轉變,提供更多的調峰調頻服務。不過這其中存在兩方面問題,其一是這種方式不適用于綠電高滲透率的情況,其二是火電補償發電期間會顯著增加碳排放。
        第三,電池儲能,以目前的技術主要是要靠電池在峰電儲電在谷電放出,其中的問題在于低成本的大規模儲電技術仍然有待開發,目前此舉生產的電價要比傳統火電增加幾倍。
        智能電網: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將智能電網定義為:以物理電網為基礎,將現代先進的傳感測量技術、通訊技術、信息技術、計算機技術和控制技術與物理電網高度集成而形成的新型電網。它能夠在滿足用戶對電力的需求的前提下,優化資源配置、確保電力供應的安全性、可靠性和經濟性、滿足環保約束、保證電能質量。我國清潔能源資源與負荷中心分布并不均衡,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對電網結構和調節能力的要求很高,這需要國內盡快發展以特高壓骨干網架為核心的全國清潔能源資源優化配置平臺。智能電網建設過程中,在發電環節、輸電環節以及變電環節均有大量技術要求有待突破。同時對能源接入穩定性本身也有較高要求,這需要引入新型的電器設備與技術。另外,在用電與調度環節,保證用戶與企業發電與電網系統的兼容性也是難點。總體來看,智能電網能夠為綠電的發展提供幫助,但技術上仍有諸多難點等待突破。
        全球電解鋁的生產主要采用冰晶石—氧化鋁熔鹽電解法。其主要原理是利用直流電通過原料氧化鋁,利用碳素為陽極、冰晶石作為溶劑,在950度左右的高溫下進行化學反應。生產電解鋁液。其生產的特點第一是大電流、高溫以及強磁場,全年8760h不間斷運行;第二是用電負荷大,相對平穩,但對電源可靠性、安全性要求很高;第三是生產運行過程中常發生陽極效應并有一定程度的負荷激增。電解鋁電流強度在90%-100%情況下可以強化超產,低于90%沒有產量,70%-90%處于保溫狀態。如果停電,夏天7-8小時,冬天3-4小時電解槽會凝固。同時作為電解質的冰晶石在凝固狀態下并不導電。因此一旦長時間出現停電,則損失很大。短期停電時,停電時間越長電耗越大;如果生產過程突然斷電,并且短時間無法恢復,則影響電解設備壽命,并可能造成整個生產系統癱瘓。因此保證電源穩定對電解鋁生產安全至關重要。
        當新能源發電裝機占比提高后,對電網的整體穩定性將形成不利影響。比如對于異步運行的云南電網而言,新能源高的波動性,將顯著增加電網日常調頻調控的難度,系統頻率越限風險提升。此外,綠電占比高的電力系統在受到故障擾動后,穩定性的問題將進一步凸顯,電壓穩定以及頻率穩定過程中的穿越性將對系統恢復穩定帶來阻力。因此新能源占比的提升,會對電源穩定性、安全性要求的很高的電解鋁生產帶來隱患,這種隱患會隨著新能源占比的提升而不斷增加。當前國內發電結構的轉變,對國內電解鋁供應的影響尚不顯著,但隨著綠電滲透率的提升,電源不穩定性也將隨之增加,并將對電解鋁產能釋放形成較大的影響。

         

        7

        電解鋁供應中長期將維持低增速

        2017年發改委等四部委下發了656號文件—關于印發《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鋁供給側改革正式開始實施,電解鋁進入低供給增速時代。2020年隨著供給側改革直接沖擊減弱,如指標置換完成,產業區域調整方向逐漸清晰,以及電解鋁鋁廠利潤的修復,電解鋁供應有望朝合規產能天花板4550萬噸邁進。但雙碳政策的提出可以理解為新一階段的供給側改革。雖然該政策并未對電解鋁的產能進行明確數量上的限制,但由于火電發電量的受限以及能源結構調整帶來的電力系統不穩定性仍可能對電解鋁供應造成潛移默化的深刻影響。今年受雙碳影響已經造成了國內電解鋁新增產能投產延后,同時導致了大面積停產。往后看隨著政策的糾偏,電解槽大面積的停產可能是小概率事件,但電力和雙控或將繼續影響電解鋁新產能的達產率。以下分別從保守、中性、樂觀三個情景假設下對中期電解鋁供應可能的增長路徑做出分析預測。其中保守假設下,電解鋁新增產能達產率為三分之一,中性假設下為二分之一,樂觀假設下為100%。
        保守假設:假設雙碳政策推行保持高壓力,電解鋁供應將受到明顯抑制,產能的釋放較為緩慢,尤其2022年供應壓力很小約0.6%,如果考慮進口和國儲拋儲變量,明年國內供應增速將明顯降低。2023年以后供應增速會逐步加大,但到2025年整體運行產能仍維持在較低水平,距離天花板仍相差近300萬噸。
        中性假設:假設2022年起雙碳政策力度有所緩和,但整體大方向依然不變,我們認為這是概率較大的一種假設。在這種假設下,2022年國內電解鋁產量增速稍有增加但仍維持在較低水平約1.6%,2023年后供應釋放節奏會有所加快,2025年產能或逐步接近天花板,供應壓力較悲觀假設略大,但總體供應壓力不算太大。
        樂觀假設:假設2022年起雙碳政策力度明顯緩和,對電解鋁供應約束基本解除,國內電力供應充裕,電解鋁產能能夠按計劃投產。在這種假設下,從2022年開始供應壓力便會迅速增加增速達到4.9%,2023年供應壓力進一步增大。2025年會達到產能天花板。
        綜合來看,如果雙碳政策能夠保持一定的連續性,電解鋁供應在未來五年左右的時間里將繼續受到抑制,尤其在2021年末運行產能較低的前提下,2022年供應壓力整體不大,預計在1%左右。雙碳政策將延緩產能天花板到來的時間,相當于在中期重設了一個隱形的天花板。需要警惕的是,如果政策放松或調控力度減弱,則鋁在中期供應壓力依然較大,2022年便達到4%,2023年進一步增加至近7%。電解鋁作為高能耗行業從目前的行業發展形式來看,后續供應增長大概率將受到政策的影響,我們預計電解鋁供應將繼續延續低增速,鋁價受此影響中期價格中樞有望上移。

         

        8

        風險提示

        雙碳政策方向大幅調整。
        來源:東證衍生品研究院

         

        鋁價 電解鋁

        【免責聲明】此文章僅供讀者作為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出于傳遞給讀者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長江有色金屬網聯系。

        caoprom国产在线视频
          1. <nav id="4croc"></nav>
          2. <span id="4croc"></span>

            <li id="4croc"></li>